盛天网络拟定增募资4.86亿元布局云游戏 曾7.8亿元收购天戏互娱

时间:2021-04-16 14:19:19 来源: 证券日报


盛天网络日前发布公告称,公司收到证监会同意公司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注册的批复。根据此前公布的定增方案,盛天网络本次拟发行股份不超过3600万股(含),将募资4.86亿元,用于搭建新一代云游戏服务台,布局云游戏产业链。

拟定增募资布局云游戏

盛天网络于2015年底登陆资本市场,主要从事网络广告及技术服务、互联网增值服务、游戏运营及授权等业务。

盛天网络期披露的募资说明书显示,公司拟募资4.86亿元用于盛天网络云游戏服务台项目建设。该项目总投资4.35亿元,其中募集资金拟投入额为3.77亿元。

公司表示,在新基建浪潮下,拟搭建新一代云游戏服务台,供玩家以视频流的方式畅玩云游戏。云游戏服务台以云端游戏算力池为基础,以台运营驱动和硬件技术驱动,触达游戏用户并服务广大合作伙伴。公司拟通过该项目购置多个游戏IP,并获取多个游戏授权,丰富游戏内容储备,形成更完整的游戏产业生态链,满足游戏玩家多样化的游戏娱乐体验。

公司于2019年8月完成对天戏互娱70%股权的收购后,对外宣称将游戏IP运营业务纳入游戏业务板块,通过与产业链顶级游戏厂商的授权与合作,不断衍生和挖掘经典IP品牌价值,提升在数字娱乐领域的核心竞争力。通过本次募投项目的实施,公司将根据客户的喜爱与需求,加强IP运营业务,发展精品IP手游,放大台资源协同效应。同时,在内容侧为云游戏台发展战略提供支持,进一步开发云游戏授权合作业务,为公司带来新的业绩增长点。

业内人士分析指出,目前游戏领域主要还是以端游、手游为主。盛天网络打算募资投入云游戏业务,但云游戏涉及版权购买、能否为公司带来收入等问题,小的游戏公司在该领域能否生存下来具有极大不确定。公司此前购买天戏互娱花费7.8亿元,天戏互娱主要运营《三国志11》等经典IP,属于IP被授权方,并不拥有IP的知识产权,由此可见游戏领域的经典IP均价格不菲,4.35亿元用于搭建云游戏台是否够用?公司在首发上市时的部分募投项目就未达到预计效益,该业内人士对盛天网络本次募投项目能否达到预期同样存疑。

研究机构透镜公司创始人况玉清指出,这次募投资金投向云游戏,是公司转型的新尝试。在理论上,云游戏相当于把算力和存储搬到云上,这对游戏用户电脑的配置要求大大降低,可能吸引一批新用户或刺激既有用户的新需求。但由于需要在云端部署算力和存储,云游戏模式对游戏开发和运营提出了更高的成本投入要求,会增加经营的不确定,因为成本投入骤增,如果没有获得相应的用户增长支撑,该项目未来发展的前景就很难说了。

曾7.8亿元收购天戏互娱

2015年12月31日,盛天网络登陆A股市场,彼时公司主要产品和服务包括互联网娱乐台、网络游戏媒体、游戏运营、电子竞技、垂直社交、智能商用Wi-Fi等,定位为“网吧软件供应商”。《证券日报》记者查阅历年年报后发现,盛天网络2017年至2019年的净利润分别为8589.2万元、5344.15万元、5258.8万元,同比增长率分别为-21.74%、-37.78%、-1.6%。

2019年,盛天网络作价4.2亿元收购游戏公司天戏互娱的70%股权;2021年初,又以3.6亿元的价格收购天戏互娱剩余的30%股权。在2015年年底上市时,盛天网络曾募资4.79亿元,但2016年至2019年累计利润仅3亿元,但盛天网络收购天戏互娱就花掉了7.8亿元现金,已经令公司现金流非常吃紧。

记者查阅盛天网络收购天戏互娱的收购公告后看到,天戏互娱2018年度净利润为1609.03万元,天戏互娱股东承诺2019年至2022年实现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000万元、6480万元、7776万元和8100万元,累计扣非净利润不低于3.08亿元。在承诺的第一年(2019年)已实现扣非净利润6912.47万元,完成了业绩承诺。但2020年年报尚未披露,6480万元的扣非净利润能否完成还未知晓。另外,截至2019年底,盛天网络因收购天戏互娱已形成超3亿元商誉。业内分析人士指出,高溢价现金收购游戏公司,形成高商誉,或将为公司未来埋下隐患。被并购的游戏公司能否完成业绩承诺,会不会在完成对赌后出现业绩大变脸的情况也有待观察。

盛天网络上市后的转型之路并不顺利。2016年,盛天网络有意布局VR游戏,但之后不了了之。2017年,盛天网络成立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,打算切入P2P领域,针对上网服务行业开展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。然而,当年P2P领域相继暴雷,盛天网络在2019年又注销了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。

网游的故事还能讲多久?

用盛天网络的说法,收购天戏互娱是实现外延式发展,是为了打造新的业绩增长点,以改善基本面。但创始团队的争相减持、高管的相继离职,却让投资者对公司的未来走向忧心忡忡。

2017年开始,盛天网络众多高管持有的股票解禁。公开资料显示,2017年1月,时任董事崔建就开始了第一笔50万股的减持,目前崔建已退出上市公司管理层;时任董事、副总经理的冯威从2017年12月份开始减持,已累计减持515.76万股,并于2019年11月辞职;时任董事、副总经理的邝耀华从2017年8月份开始减持,已减持289万股,于2020年5月份辞职;时任董事、副总经理的付书勇,从2017年11月份开始减持,如今高管名单中已不见此人;现任财务总监王俊芳从2017年1月份开始减持,在多次减持后,如今只剩25.63万股。

不仅如此,公司的创始团队核心成员也相继离职。据了解,盛天网络由赖春临、崔建、杨新宇、付书勇、冯威、邝耀华出资设立,但到目前,上述创始团队核心成员中大多已离职,只剩下实控人赖春临一人坐镇,赖春临也于2019年12月31日减持了1200万股。

在高管的集体离职和减持套现下,盛天网络的股价也受到影响。在2016年6月7日达到106.87元/股的最高点后,该股股价一路下跌,如今复权价已跌到13元/股附。2020年4月至7月,受疫情影响,游戏概念股曾出现一波上涨,该股也不例外。但公司的创始团队成员仍坚持“能减则减”,高管人员也是“能走则走”。在创始团队核心人员相继出走后,盛天网络的主业乏善可陈,转型之路困难重重,此次定增能否为公司“输血续命”、投资者是否愿意为此买单、网络游戏的故事还能讲多久?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将持续关注。


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

All Rights Reserved, Copyright 2004-2020 www.ctocio.com.cn

如有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邮箱:5 53 13 8 [email protected]

豫ICP备20005723号    IT专家网 版权所有